都在玩什么游戏00后现在都在玩什么你真的知道吗

100

筆者在從事編輯職業之前,曾經從事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服務行業管理階層職位,主要負責培訓與管理許多剛剛踏上社會工作實習的00後。筆者本身是一個資深遊戲愛好者,於是經常在培訓新人時總愛與其聊一些遊戲相關話題。

「娘的,你個丫丫的,竟然真的到了不打不行的地步!不過,老子還是那句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如果你們真以爲老子是軟柿子,那等著老子的怒火吧!」心喃喃自語的同時,靳商鈺也是有了一個初步的決定。當然了,之所以靳商鈺會採取這種守勢,其實原因也很簡單!那是敵強我弱!「商鈺啊!你這樣做,也不無道理!畢竟如果硬來,咱們的損失肯定不小,而且還沒有必勝的把握!」

對於筆者來說,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能有機會了解到與自己不同年齡段的人的想法的機會。每次話題的開頭總是同樣的一句:「你平時喜歡玩什麼遊戲呢?」都在玩什麼遊戲,在與各式各樣不同的人接觸過之後,筆者對於時下的這些新人類有了新的看法。

手遊還是第一選擇

在詢問他們平時最常玩的遊戲時,筆者所得到的最多的答案不外乎就這兩個:《絕地求生:刺激戰場》和《王者榮耀》。

這倒其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隨著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席捲全國,手機已然成了可以完美取代掌上遊戲機的存在。有了這個具有強大優勢的平台,遊戲想要推廣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手機遊戲有那麼多,而爲什麼偏偏只有這兩款成了最廣爲人知的遊戲?在筆者繼續問下去之後,得到的回答也各不相同。「主要看身邊朋友都在玩」、「直接用微信/QQ登錄比較省事」、「與朋友經常開黑還蠻有趣的」等等,可謂是衆說紛紜。將這些答案歸攏起來,大概意思就是:隨時就能拿出來跟朋友來一盤,特別方便。

遊戲《王者榮耀》

先來說筆者對於《王者榮耀》的認知。

在《王者榮耀》的遠古版本還沒有現在這麼火,叫做《英雄戰跡》時,筆者曾玩過很長一段時間。那時候的《英雄戰跡》沒有出裝,沒有技能加點,升級時可爲英雄選擇天賦,這規則簡直像極了隔壁暴雪的MOBA遊戲《風暴英雄》。這個規則的設定會導致遊戲非常容易上手,同時遊戲節奏會非常快。

筆者感覺這個節奏簡直太適合手機遊戲了,操作簡單,閒暇時間隨時來一把,也不會占用多少時間。同時英雄的建模也比起其他廠商的同類型遊戲要好上許多,更符合國人審美。

筆者在當時最喜歡孫尚香的人設

!「goal!!!!」格雷也歡呼著站了起來「無與倫比的英格蘭隊,無所不能的吉吉!上帝降臨了足球場!曼聯隊三個球員之間的配合,西班牙人只能收穫苦澀!」他是如此的興奮。在他一生的解說生涯中遇到過無數次激動人心的時刻,但是在格雷看來,再沒有一個時刻比現在更能讓他激動了!瀕臨死亡的英格蘭,因爲這一腳射門讓自。

原始版本的《英雄戰跡》只有幾張大3V3的小地圖,但在後來的一次大版本更新之後,更新了可以打5V5的小地圖,並取消了上文提到的所有系統改爲了傳統的出裝加點,並改名爲《王者聯盟》。後來因爲整個遊戲都實在是太像自家的端游《英雄聯盟》而飽受爭議,於是便再更名爲《王者榮耀》。

令筆者最不能理解的是,爲何要放棄原來的快節奏系統轉而改成與端游一樣的模式?這使得筆者不能接受便退了坑,時至今日也都沒有再碰過。

在與他人提及爲何要選擇《王者榮耀》而不是其他MOBA遊戲時,多數人的回答幾乎都是因爲《王者榮耀》與《英雄聯盟》差不多,之前玩過《英雄聯盟》,覺得手機更方便,便會選擇《王者榮耀》。而還有一部分表示之前也接觸過《英雄聯盟》,一直想玩這一類但是覺得太難,手機版操作更簡單。同時如果玩的不錯的話,在結識新朋友時也不會沒有共同語言。

而《刺激戰場》受關注的原因也可以同理可證。

同樣是與端游沒有過多差距,只是在系統上稍作簡化更適合手機平台。通過以上我們可以看出,這兩款遊戲受年輕人歡迎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操作簡單、方便攜帶、適合開黑、與端游無差這幾點。

遊戲《英雄聯盟》

雖然筆者平時不太過多的接觸手遊,但這些玩家們的心情筆者多少是可以理解的。

筆者早些年的時候也經常參與許多線下的掌機遊戲聚會,帶著自己心愛的PSP與其他網友到就進的星巴克或是肯德基聯機打上一下午的《怪物獵人》,這何嘗不也是那個時候的我們拓寬社交圈的一種手段。我想現在這些人在開黑搓手遊時的心情與那時的我們是一樣的,這也是現代人的一種結識新朋友的社交手段。屬於我們那個年代的時光已經過去了,對於筆者這種平時拿慣了手柄的玩家而言,手遊還是不太適合自己,只得甘願退出。

乞丐扭過頭去,不再與他對視,低聲道了句:「謝謝。」逐安聞言回以溫和一笑,輕輕放下了他的手臂,又檢查了一番他的身體,「你肋骨錯位兩根,肺腑里有淤血,渾身淤青遍布,不知爲何所傷?」乞丐隨口回道:「偷人東西被打了。」「原來如此,你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那時候,休息日的所有公共場所都能見到《怪物獵人》玩家

端游與單機的比重較低

其中一個面容嚴肅,身材勻稱的中年男人,他是宋天浩的父親宋高益,同樣也是如今宋家的家主。另一個身材微胖,臉上始終笑眯眯的中年男人,他是宋玉萱的父親宋高朗。宋堅白選擇長話短說,在一分多鐘的時間裡,就把大致的事情說了一遍。對於沈風的事情,宋高益和宋高朗之前有些了解的,這次在得知沈風就是傳聞中的沈逍遙前輩時,他們足足愣了好幾秒鐘之後,其中宋高益率先說道:「爸,我同意你的決定,富貴險中求,這次對於我們宋家來說的確是一個機會。」

筆者當然也有嘗試詢問他們是否接觸端游和單機遊戲,得到的答案也是概不相同。

選擇玩網遊的玩家多數是以《英雄聯盟》爲主,這倒是喜聞樂見。而讓筆者詫異的是,有不少的玩家會選擇《地下城與勇士》。要知道,《DNF》已經是一個有著12年歷史的老遊戲了,爲何還能吸引到不少的00後都在玩什麼遊戲,這讓筆者感到不解。在進一步交流之後,筆者得知,多數喜歡玩《DNF》的00後都是在小時候正直《DNF》的鼎盛時期時期入坑,亦或是有家人或者朋友在玩而感興趣。要知道,許多00後在這個遊戲中的氪金程度甚至能讓許多老玩家自愧不如,足以可見《DNF》的魅力之大。

遊戲《地下城與勇士》

而說起單機的話,恐怕是回答最少的,但也不是沒有。這些00後多數都是選擇從網絡直播獲取遊戲資訊,而選擇的單機也大多是主播在直播時看起來比較有趣的。並且這其中的3A大作偏少,而獨立遊戲居多,比如《饑荒》,《人類一敗塗地》等等。這其中的獨立遊戲還是以支持聯機的居多,這讓筆者也是非常感到好奇:爲什麼在選擇單機遊戲時也會選擇可支持聯機的遊戲。對於這個問題,答案倒是非常統一,那就是主要以與朋友一起玩爲大前提,自己一人玩會感覺無聊。

而那些平時喜歡玩單機大作的人,往往不善言談,並且沒有什麼朋友。筆者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縱觀這麼大的一個圈子裡,這類人羣真的是少之極少,十個里能有一個都算多的了。但是,不管是哪個羣體中的人,在筆者在向其推薦不同類別的遊戲時,他們都會表示很有興趣願意嘗試。

遊戲《饑荒:聯機版》

眉梢眼角,已帶上了幾分滄桑之意。但林軒還是一眼認出了眼前的女子。蘇茹!這是林軒來鼐龍界,最先認識的修仙者。若不是因爲她與靈虛等人的緣故,林軒會不會來雲隱宗還是兩說。記得那已是千年前的事了。林軒與孔雀初來貴地,與炎狼尊者衝突,關鍵時刻,卻遇見真靈天鳳,孔雀被帶走,林軒僅僅因爲鳳凰帶來的餘波,渾身的骨骼。

結語

在於這些小自己好多歲的年輕人交流過後,我多少也能明白了他們的想法:多數00後目前都還是學生,比起社會人要更看重身邊的人際關係。舉個例子,在一羣生活在同一個圈子裡的人當中,如果大夥都在玩網遊而其中一個人卻在一個人玩單機,那麼這個人很快就會被周邊的人排擠。而這是大多數人都不願意經歷的事情,所以有許多人選擇爲了與身邊的人有共同語言,而去接觸自己平時從未接觸過的領域。

對立的,同處在一個圈子裡的人,他們也會將樂趣分享給其他人,選擇獨樂樂不如衆樂樂。他們多數不會選擇特立獨行,否則就會被身邊的人另眼相看。他們並非照本宣科,也願意接受新鮮事物。這何嘗不是我們在他們這個年齡時一樣的想法,從他們身上,能看到當年的我們。

局長們,要爭政治部主任這個位置,的確太難了,她自己也只是在聽到魏平要當副廳長之後稍微動了動心,然後就放棄了這個想法。但是今天鮑成鋼居然明確表示支持自己來競爭這個位置,就不能不讓她有些心動了。鮑成鋼對她不錯,二人關係也挺好。但是之前鮑成鋼從未提起過支持自己來競爭魏平升遷之後空缺出來的這個廳政治部主任一。

在核心玩家羣體中,有不少人一直對手機遊戲或是話題性遊戲持歧視態度,在筆者看來,完全沒有這個必要。就算這個遊戲在我們看來再怎麼爛,只要有人玩起來覺得開心,那它就不能算爛遊戲。他們既然做出了選擇,我們作爲旁觀者又有何權利妄加批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